快遞中國 >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 > 正文

尼瑪: 被農牧民讚譽為邊境線的“活界碑”

在阿拉善右旗的中蒙邊境上,有一位74歲的老黨員,25歲時她便來到距離邊境線只有11公里遠的大漠戈壁處,開始了守邊巡線的生活,一守就是49年。她就是阿拉善右旗塔木素布拉格蘇木牧民尼瑪老人。

49年來不論是黃沙漫天、乾燥酷暑,還是烏雲密佈、冰雪交加,巡邏邊境線成為尼瑪每天雷打不動的事兒,由此她被當地農牧民讚譽為邊境線的“活界碑”。

要找到尼瑪老人這座“活界碑”可不是一件容易事:從旗政府所在地巴丹吉林鎮驅車出發,需行駛400多公里,再穿越沙漠戈壁200多公里才能找到她家。

沿着邊境線巡邏,尼瑪憶起49年巡邊生涯總有許多感慨。她第一次巡邊是1971年,那年她被派到恩格日烏蘇嘎查擔任中蒙邊境線護邊員。25歲的她沒有絲毫猶豫,揹着3歲的兒子哈達布和,來到黃沙漫天的邊境戈壁,白天邊放駱駝邊觀察,晚上5點開始找高點的山站崗、巡邏,守衞邊境。

戈壁深處天地闊遠,邊境線缺少天然屏障,發生偷越境的概率相對較大,除了哨點的邊防軍隊,護邊員就成了真正意義上“流動哨所裏的兵”。

生活在戈壁,除了面臨生活上的困難,還要面對惡劣的自然環境。一次,母子倆巡邊時突遭沙塵暴,整個天空瞬間陷入黑暗中,飛沙走石將母子倆分割在黑漆漆的沙暴中,孩子的哭聲和母親的叫聲在狂怒的風中顯得那麼微弱……3個多小時過去了,風停止了咆哮,尼瑪才看到了趴在沙子上瑟瑟發抖的兒子。像這樣的巡邊遭遇,尼瑪不知經歷了多少次。

春來秋往,寂寞單調、艱苦異常的生活,讓當年一同來守邊的2户選擇了逐漸離開。尼瑪同樣面臨着選擇,家要看,國要守,日子卻不平靜。望着即將需要上學的孩子,面對丈夫多次央求,想着沒有醬醋、缺鹽少水的日子,尼瑪的心在糾結。“作為一名共產黨員我有義務、有責任守護祖國的邊疆,我要兑現我當初的承諾,這是我的信仰!”站在長長的邊境線上,尼瑪堅定地選擇留下來,用一生堅守這片土地。

孩子到了學齡,但懂事的他不願離開額吉,選擇留在母親身邊,和母親一起放牧、巡邏,一起分挑重擔。這一耽誤,就是一生。直到現在,哈達布和大字不識,一點簡單的漢語,還是跟哨所的軍人學的。

“母親是為守邊留下的,這麼多年來母親為守邊吃了不少苦,作為兒子應該陪伴在她左右。” 哈達布和説。在兒子的眼中,額吉就像這每一粒沙,任憑狂風蹂躪,本色不改。

“愛人走了、民兵也撤了,離我們最近的親戚在200公里以外,最近的鄰居也相距90多公里。‘8號點’剩了我們母子倆,我是‘連長’,兒子是‘小兵’,我倆白天放牧守邊,晚上聽收音機、給兒子講故事、猜謎語,守邊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來了!”回望過去,尼瑪老人儘管説得很平靜,可平靜話語中藴含着老人始終不忘初心,再苦再難堅守為國戍邊的信念。

大漠無聲,黃沙無語。如今尼瑪已年逾古稀,兒子哈達布和、兒媳敖登格日勒深知母親內心的初心和使命,他們接過了母親薪火相傳的守邊“接力棒”。“母親的腿腳不便了,現在主要是我和妻子巡邏守邊,我們要緊握‘接力棒’,傳承好母親用一生守護邊境線的初心和使命,陪着老人繼續守護好這片邊境熱土。”哈達布和説。

49年來,尼瑪母子義務巡邊18萬多公里,勸返和制止臨界人員近千人次,未發生一起涉外事件。

“尼瑪”是藏語意為“太陽”,“哈達布和”蒙古語意為“堅實的岩石”。母子倆的名字印照了他們的一生:用自己的光,鑄成堅如磐石的信念。

“作為一名黨員,黨和政府信任我,讓我來這裏守護邊境,我一定要守好。現在我年齡大了,腿腳不便了,但只要我能動,就要和兒子履行好這份職責,在這裏堅守一生!”尼瑪老人的話語體現了她對祖國濃濃的愛。今年6月,她被自治區黨委授予“優秀共產黨員”稱號。

[責任編輯:孟捷]

版權聲明

一、凡註明來源為"正北方網"、"北方新報"、"內蒙古日報社"、"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二、凡本網註明"來源:XXX(非正北方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三、轉載聲明: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繫,以便發放稿費。

正北方網聯繫方式:電話:0471-6651113 | E-mail:northnews@126.com

今日內蒙古